Flato

纵使红尘万丈,一去不返。

游戏日常po主,偶尔瞎划拉手写。

是个不解风情木讷古板的和尚。

专放手写的tag是 连翠嘉荣☆

老衲气数已尽,各位施主请回罢。

算是重新开始。

那位愈发皮了。

风清水暖,与君白首。

p1还是琉璃太太无花果里的句子。
p2是朋友要的手写,出自色禁。

一个练习,退步的相当厉害。

原文来自诳言堂楼礼的Dirty Theme,在lof可以搜的到。虽然琉璃太太退圈了但我永远爱她。

还是小学生字体。
只能在有格子的纸上写了,没有格子我写不齐,流下了难过的泪水。
是朋友要的来着。
据她说句子来自《设计师》,我没有看过,应该挺好看的罢?

我的小学生字体。
我永远喜欢骆队和他的猫,还有费总。
自娱自乐,随便乱写。

是如重城里的两个云梦小姐姐。
p1.2陶会帆,p3.4白会安。
新版捏脸还是挺好看的。

是昨天夜里的事。
金顶有一对一模一样的小和尚,很是可爱,然后大家打起了火锅。
聚众吃和尚,是犯法的。
提到的老穆就是我,云梦施主一天到晚想着吃人,过分。
画质糊到令人智熄。

许是最近跑商跑傻了,今日才发现与吴山道长有了船。算上火花老衲和吴山道长就有两个孩子了x
大儿子跟老衲姓,叫穆望,小名雪饼。
小儿子跟吴山道长姓,叫吴山岚,小名山楂、卷儿、果丹皮。
简直妙不可言。
顺便插播一条广告。
性感吴山,在线征婚。以上附赠道长靓照一张,有意者请戳 @北栝
征婚现在截止了。

[双云]如重城

*高考作文挑战。

*江苏卷,纯属鬼扯。
  啥也写不出来,硬截片段的操作是真切的痛苦。

*云梦内销,陶会帆和白会安。

*作业用bgm:山海书-以冬/王朝


    洛陵渡口的风相当大。

    白会安立在船上倚着桅杆,目光直直向下,正对着她师姐的眼神。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就这样捱过了半晌,还是陶会帆先开口。

     “你要走了。”

    她的声音因长时间的沉默而低哑,语气平板没有起伏。陶会帆本就是寡言之人,因而也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奇怪,她只是在叙述一个既定的事实。白会安觉得自己从师姐的话语里听出来一丝隐藏的很好的软弱与难过,可陶会帆的语气分明平静无波,与平日指导她医术之时一般无二甚至更甚,白会安觉得自己大概是发了魔怔,师姐是这一代云梦弟子里的顶梁柱,她不能软弱,也不会软弱。

    于是白会安笑了起来。

    “我这次去西洋,也是师门许意的,师姐莫怪我先斩后奏。只是这地方我实在待厌了,或许三五年便回来,或许就留在那里收个小徒弟顽。”她顿了顿,漂亮的眼睛直盯着陶会帆,目光里带点期许。“若是师姐想我了,来西洋看我也好。”

    陶会帆又沉默了一会儿,她觉得白会安应该是在期待什么的,可她摇了摇头,语气仍旧平板固执。她说,“我不能。”

    白会安愣了一下,然后笑得眯起了眼睛。

    “那就当我是在说笑罢,此去西洋山高水远,我不在云梦,师姐可要照顾好自己。”白会安往后退了两步,离栏杆稍远了些,冲着船下用力挥了挥手臂,两手扩在嘴边大喊。“会帆,我走了!”

    这是白会安自入门以来第一次不叫她师姐。

    有那么一瞬间,陶会帆觉得白会安是在期待着什么,她期待自己与她共诉心意,与她远赴西洋,可是白会安扔的下的担子,自己扔不下,有些看似放下的事情,大多也是放不下的。五年过去了,白会安仍然会在暴雨的夜里做起噩梦来,又谈何放下,只怕与自己那些话,也不过是小孩子的戏言罢了。

    开船的时晌到了,暮色将沉,白会安最后向她摆了摆手,便头也不回地进船舱去了。

    陶会帆没有动,她定定地站在那里,任傍晚洛陵渡口带着些冷意的风将她的衣摆扬起。船愈行愈远,直至帆影掩盖在逐渐落下的夕照光影中,逐渐被夜色吞没,她才挪动站的有些发僵的双腿回过身去,背对着奔流的江水。

    夜间航船不行,渡口静的出奇。陶会帆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哑,在汩汩的水流声中不甚明晰。她低下头,四周无人,也不知她的告别是对谁而诉,许是江水,许是夜风,只是并非她所期待的那人。

    “珍重,一路顺风。”

    陶会帆手执着她的灯,头也不回的向前,身影很快便隐匿在了夜色之中。

————————————

这个设定其实是截取片段。

陶会帆是师姐,白会安是师妹。俩人这时候其实已经是双箭头了。但是师妹以前喜欢一个和尚[后来和尚死了]完全对师姐装傻,后来回过味儿来觉得自己也喜欢师姐的时候,师姐已经怕了。

笔力太差了,写不出想要的感觉,瘫会儿。

标题来自 “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意思就是师妹去了西洋以后就不回来了,师姐珍滴肥肠难受,于是走上了灭绝师太的道路x

是真切的跑题作文了。